九九

天真无邪当饭吃+瓶邪+HE

隔壁做菜的:

纪念上海外滩踩踏事件的遇难者。

(我的视角一直都很乱,一会是小哥一会是吴邪,一会又是作者,看起来很累吧?这一段是转折点,但是有可能不会用到正文里。因为我发现转折得太快了,不符合我的节奏。)

经过吴邪近两个月的经营,张起灵跟吴邪似乎又恢复到了朋友关系。至少,张起灵肯答应吴邪一起去外滩看跨年表演。正好,张起灵可以借口跟合作伙伴谈事,不回德国陪爷爷吃饭。张起灵是发现了,自己当初是“引狼入室”,吴邪卯足了劲儿和自己竞争,好像非要比个高下似的。上次听吴邪那么一说,自己的斗志还真被激发了出来,留意了那个案子,想看看吴邪究竟是怎么发挥的,结果那个项目还真被吴邪抢去了,吴邪在自己面前得意了好久。

张起灵本来以为吴邪就是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,谁叫吴邪买得起那样的房子成天却没事做。渐渐却发现,吴邪其实很有耐心,心思缜密,又大胆果敢,吊儿郎当只是一种生活态度,或者是在自己面前装的。张起灵也是有自尊心积极上进的好青年,即使再不动声色,心里也想着,下次再跟吴邪争锋相对,一定要把他压下去。

吴邪也跟家里说的是跟竞争对手谈事,本来就是嘛。

不过话传到吴二白耳朵里倒是挺符合事实真相的:吴小佛爷跟张总去外滩跨年去了。

哪个张总?

张氏集团的总裁张起灵。




因为将就张起灵,两人还没上到观景台上。不过眼下却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的局面。眼看零点的钟声就要敲响,人群中传来孩子刺耳的哭声。两人被挤在墙边,有些难受,有些烦躁。张起灵正准备翻到墙上,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撞到张起灵身上,直接给撞着擦着墙抹了一段。这过程吴邪一直努力用双手撑着墙壁,护着张起灵,努力不让张起灵被骚动的人群挤到。

“小哥!先上去!”吴邪把张起灵抱在身下,吼了一句:“别挤!”可是周围嘈杂的呼喊就像火车似的,一瞬间就把自己的声音带走了。吴邪有些慌,如果发生踩踏事件,今晚将是一场噩梦。更何况,小哥一定不能受伤。

张起灵跟本就上不去,已经被挤得呼吸有些痛。更担心吴邪,刚转过身,就看到吴邪被撞到身旁的垃圾桶上,闷哼了一声。张起灵听得揪心,拉住的双手被挤掉了,只能冲着人群吼道:“往后退!往后退!”纵然张起灵此时已满眼杀气,可是逃命的人根本不会害怕。在灾难面前,每个生命都因脆弱而狼狈。

终于,墙上有人开始吼:“往后退!往后退!”越来越大的声音,夹杂着女人的尖叫,孩子的啼哭,男人的嘶吼。举目望去,全是惊恐的眼神,张起灵彻底慌了,向着吴邪的方向喊:“吴邪!吴邪!”

可是不远处,人们激动的倒数声传来:“5、4、3、2、1!过年了!”淹没了吴邪的回应。无数的彩色气球飞上天空,人们抬头仰望,没有人注意不远处的地上已经逝去的生命,他们只能永远活在2014年。




等大家开始救人的时候,张起灵跟吴邪早就被慌乱的人群冲散了。张起灵看到地上有一条白色的兔毛围巾,已经是垃圾一般肮脏不堪。谁能想象它曾经光新亮丽地衬着女郎的美貌。张起灵脑海里闪过一张熟悉的笑脸,心猛地抽了一下,像掌控着所有的神经,疼痛传至全身,他有些怕了,怕吴邪会变成那条兔毛围巾。

张起灵找到吴邪的时候,吴邪盯着地上遗留的衣物有些发呆。本能般,一把把吴邪拉到怀里,紧紧地抱着,紧到不能呼吸,这样吴邪才不会被坏人夺走,这样心里的害怕才能减轻一些。

“小哥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吴邪带着哭腔,极力拥着张起灵,他害怕,害怕自己美好如玉的小哥跟地上的那些衣服一样丑陋,害怕再次失去张起灵,害怕无辜生命在狂欢中逝去。

“吴邪,我没事。这不是你的错。你别怪自己。吴邪。”张起灵眼里闪过一丝不忍,“吴邪,我们回家。”

回家的路上,吴邪一直抓着张起灵的手,他全反应过来了,劳资就是喜欢你张起灵怎么了吧!让你发现好了!你要是不喜欢我,我也得给你讲清楚了,装啥啊装!

仗着脸皮厚,仗着张起灵没发作,吴小佛爷跟张起灵说了,我害怕,我要去你家!

张起灵大概亲身经历了刚刚的惨烈,明白吴邪对生命的尊重,竟然没拒绝。

回了家,伺候着吴小佛爷上了床,张起灵也躺到了床上。

这些天,吴邪在张起灵心里的某个地方已经慢慢开辟了一块土地,修上了房子,赖着不走。张起灵不是没有感觉的,倒不是在意性别,况且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,还不能许吴邪任何承诺,又有什么资格说自己其实是喜欢他的呢。更别说还要考虑吴邪的感受,万一吴邪根本就不喜欢自己,自己也是强迫不得的。当几天后知道了吴邪这五年来对自己的思念之后,张起灵为自己的这番考虑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


张起灵其实一直都没睡,任谁亲眼目睹了无辜生命的骤然流逝后,内心也不会平静吧。所以吴邪进来的时候他是知道的。张起灵心中疑惑,难道吴邪害怕到要跟自己一起睡?

张起灵不敢睁眼,吴邪又极小心,张起灵一直都没感受到吴邪在做什么。直到吴邪的气息呼在自己脸上,张起灵才知道吴邪在看自己,看了好久。突然,张起灵听到吴邪猛地吸了一口气,下意识睁开眼,吴邪楞了一下,满眼的泪水没忍住,滴到了张起灵脸上。

张起灵看到吴邪满眼的委屈,眉毛都皱到了一起,疼怜之情涌起,满心想着帮吴邪拭泪,拉下吴邪的身体就吻上了他的脸颊,一点一点,别哭了,别哭了吴邪。把泪吻干了张起灵才反应过来,自己在吴邪面前,终究还是失了控制。可是吴邪没有给张起灵足够的反应时间,有些粗暴地咬上了张起灵的唇,五年的煎熬与折磨,化作了血腥味,飘散在空气里,渐渐的,被升高的温度稀释。




张起灵拥着吻累了睡去的吴邪,更加坚定了强大起来的决心,一定要早日脱离张家的控制,独立起来,这样才能跟吴邪在一起。

只有强大到自己制定规则的时候,才有自由。



阿佛洛狄忒:

从前有一个传说,长白山的青铜门里沉睡着一个王子,名叫闷油瓶。
十年后,天真公主在胖侍卫的护卫之下打开了青铜门。
天真:“怎么才能唤醒王子?”
胖侍卫:“用真爱的吻。”
公主亲了王子一下。
王子没有醒。
胖侍卫:“应该是亲得不够多。”
公主扑到王子身上亲了他好多下。
胖侍卫冲着装睡的王子挤了挤眼睛。